电子新闻网

战火烧到办公软件:微信封禁飞书是否构成商业

  2月29日晚间,字节跳动旗下办公协作软件飞书发布公告称遭遇微信全面封禁。飞书相关域名无故被封,在微信内均无法正常打开,并且部分内容也无法直接进行微信分享。对此,有“接近微信内部人士”公开表示称,微信全面封禁飞书的原因,是因为“飞书通过微信拉取关系链”。

  该说法随即引来今日头条激烈。先是飞书产品负责人谢欣在微头条表示,飞书既不能用微信登陆,相关信息和文档也都不支持分享到微信,“我们真不知道怎么拉取微信的关系链。”3月2日下午,飞书进一步发布公告称,悬赏10万元寻找上述“接近微信人士”,称其说法是在造谣,将依法对其起诉。

  在分析人士看来,此次飞书和微信的争端,背后是字节跳动和腾讯对企业服务市场的争夺。毕竟就在飞书被微信封禁的当日上午,字节跳动旗下办公软件“飞书”刚刚推出与腾讯会议功能类似的“飞书会议”,被看作是腾讯1月推出的腾讯会议App的对标产品。

  而与此前应对字节跳动的社交产品“多闪”类似,腾讯在办公软件领域也再次采取“严防死守”商业策略。

  多位法律界人士对时代财经指出,微信飞书行为尚难以断定为商业垄断,但作为一个超级平台,微信有必要充分完善规则,公开透明平等地执行规则并有效对外公示,才能真正打消大众疑虑。

  飞书方面称,2月28日起,飞书文档相关分享链接在微信内无法打开,显示因“诱导分享”被停止访问,随后飞书官网、飞书会议等域名被封禁。飞书经自查后,认为并未有任何诱导分享或其他违反微信相关规则的行为。

  自28日晚间19时,飞书通过多个微信官方进行申诉和留言,且尝试联系微信工作人员了解原因。3小时后,微信单方面更改了封禁提示,从诱导分享,变成“如需浏览,请长按网址复制后使用浏览器访问”(与淘宝类似),但并未给出说明理由。

  飞书相关负责人对时代财经表示,2月29日,团队再次发现API接口被封禁,导致用户分享飞书名片等功能无法使用。此外,飞书用户目前无法在微信进行邀请参加会议、邀请新成员加入组织、跳转微信分享等操作。

  有“接近微信的人士”回应媒体称,封禁原因在于飞书在微信“拉取关系链”的行为,违反了《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以下称管理规范)。时代财经就此向腾讯方面求证,未得到肯定答复。

  为此,时代财经查询规范原文发现,该规范于2019年10月28日生效,仅有11.4条内容有关于“关系链”的表述。文中显示,未经腾讯书面许可,不得通过本服务收集、存储、抓取、获得或要求用户提供包括但不限于微信或其服务平台的信息内容、用户数据等腾讯认为属于敏感信息范畴的数据(包括但不限于微信帐号、微信密码、QQ号码、QQ密码、用户关系链、好友列表数据、银行账号和密码等),也不得将合法获得的前述数据自行或提供给其用户、客户用于创建、补充或维护自身关系链。

  对于飞书是否存在上述行为,飞书负责人谢欣予以否认。其表示,飞书不存在微信登陆选项,飞书里的信息和文档也都不支持直接跳转分享到微信,因此不存在拉取微信关系链一说。

  时代财经随机采访了几名飞书用户,均表示未发现飞书有11.4条提到的相关内容。一名互联网产品从业人士对时代财经指出,“拉取关系链”行为本身难以界定。“用户觉得飞书挺好用,打个电话给朋友叫他也下载飞书,这是不是也叫拉取了苹果的关系链?”

  3月2日下午,飞书再发公告,称悬赏10万元寻找称飞书“通过微信拉取关系链”的“造谣者”。对于飞书是否存在拉取关系链行为,时代财经向腾讯方面求证,对方表示不作回应。

  有腾讯内部人士对时代财经称,飞书是通过公关的方式搏人眼球,另一腾讯公关人士则对表示,“历史都重演好几回了”。

  自2018年起,双方就在信息流、短视频、社交、游戏多个领域“交火”。2019年初,微信屏蔽字节跳动旗下社交产品多闪链接,暂停抖音授权接口,且以“擅自获取用户信息”为由,将争端诉诸法庭。天津滨海法院下达禁令裁定书,支持腾讯主张的用户昵称、头像权益归属腾讯。

  事实上,《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早在2019年10月就已经实施,腾讯为何在2020年2月28日上午才突然对飞书采取一系列封禁措施?

  根据App Store飞书App版本信息,飞书最后一次版本更新为2月27日,仅增加查看日程时页面跳转至第三方地图平台等功能,未出现较大改动,但与此同时,飞书旗下视频会议协作平台“飞书会议App”上线月刚上线的腾讯会议App功能十分类似。

  独立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时代财经表示,受疫情期间企业远程办公需求推动,企业软件市场有爆发之势,两家公司均覆盖了中国大部分用户,必然会为了争夺市场大打出手。

  “疫情期间很多企业需要通过远程办公方式复工。包括飞书、企业微信、钉钉等,这些软件取得了比平时更大的发展机会,在加大市场投入的同时争抢地盘,有冲突是很正常的事情。”

  去年9月,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称,字节跳动将2019年营收目标从1000亿元上调至1200亿元。为达成更高速的增长目标,除继续开拓海外市场外,字节跳动开始进军付费能力更强的B端市场。

  2019年9月,飞书正式向国内用户开放注册,但一直处于“潜行”状态,未见推广举动。直至2020年疫情期间,飞书加快了推广节奏,上线健康报备、在线办公室等新功能同时,公布了多项入驻优惠政策,包括对外免费开放商业版全部远程协作功能,宣布第三方电子合同平台“法大大”入驻,以及至5月1日,面向所有用户免费开放OKR功能。

  目前飞书在市场占有率上远不及钉钉和企业微信。根据官方数字,阿里钉钉拥有超1000万企业组织入驻,活跃用户接近2亿;企业微信平台接入企业用户超过250万,活跃用户也达到6000万人规模。

  丁道师指出,面对钉钉和微信,飞书并非没有突围机会,但是难度还是很大。“2B服务先发优势明显,因为更迭成本太大。而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企业已经形成的管理和服务关系链很难被替换。”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对时代财经表示,微信关闭飞书分享API接口、封禁更新公众号的行为是否构成商业垄断的关键在于,微信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以及其做法是否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其指出,对于微信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这一问题,从微信是否具有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其他交易条件的能力这一点而论:微信系免费向用户提供,不具有控制商品价格的能力;实时通信软件种类众多,微信具有可替代性,不具备控制商品数量的能力;上下游经营者可通过微信以外的其他企业进行推广,对微信的依赖程度较弱。据此,尚难以认定微信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且从目前的司法实践来看,尚无司法机关认定微信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而对于微信做法是否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这一问题,由于实时通信软件市场准入门槛较低,该类软件数量亦在不断增长,各软件之间市场竞争充分,而腾讯公司的财力和技术条件并不能达到实质性地排除新的竞争者进入市场或者扩大产能的能力,飞书亦可通过其他通信软件进行商业推广,据此无法认定微信前述行为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浙江圣港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黄伟向时代财经表达了类似观点。其进一步指出,微信属于社交软件,飞书属于视频会议软件,要认定微信在视频会议软件领域有支配地位是比较难的。“现有封禁的原因并不明朗,根据传言飞书违反《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因此此次封禁是微信利用垄断地位排除或者限制竞争,还是根据相关规范保护隐私对于事件定性具有非常大的影响。

  同时,黄伟补充道,微信作为一个超级平台,越来越像水电煤等基础设施,因此微信这类平台在进行平台治理时,充分完善规则,公开透明平等地执行规则,并有效对外公示,才能真正打消大众对于垄断的疑虑。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纷争与“历史”不同,战火烧至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外的媒体战场。2月29日,字节跳动公关总监杨继斌在朋友圈称,由于腾讯以微信公众号方式作为威胁,36kr删除了关于微信屏蔽用户消息中飞书链接的全部报道,其微信公众号也仍被腾讯继续封禁更新一段时间,以示惩罚。

  针对微信上述行为,黄伟认为,微信随意威胁微信公众号的行为显然是不合法的,如果报道只是阐述一个事实和现象,显然不违反任何平台协议、规则,微信不能如此选择性“执法”。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