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新闻网

爬坡微笑曲线 跨境电商成外贸制造企业跃升新通

  ,增长0.7%。其中,出口12.71万亿元,增长1.8%,进口10.41万亿元,下降0.6%。

  中金研报分析认为,今年出口强劲的原因,简单来说就是海外消费集中由中国生产。从需求侧看,疫情期间,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采取了大力度的财政纾困措施,居民消费得以继续扩张,拉动了中国的外部需求。从供给侧看,二季度以后,海外其他国家的生产因为疫情爆发而停滞,而中国因为控制疫情得力,生产很快恢复,进而能够承接海外转移来的订单。加上中国跨境电商与物流发达、政府出台各种“稳外贸”政策支持,进一步增强了订单转移效应。

  值得关注的是,跨境电商在这一轮周期中迎来了强势爆发。10月28日,阿里巴巴国际站总经理张阔在首届外贸新势力大会上透露,自2020年1月以来,截至2020年9月,国际站订单GMV同比增长133%。

  10月22月-2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赴安吉调研转椅行业外贸形势,从多家家具企业负责人处了解到,他们多为贴牌生产,相比传统的外贸订单,线B订单增长成为今年区别于以往的一大变化。此外,潮水的方向正在改变,头部企业除了发力线B业务外,还通过跨境B2C平台、自建海外独立站等布局自有品牌。

  如果说贴牌生产企业利润低,仍处于微笑曲线底部,那么在这一轮的变局中,跨境电商渠道能否成为外贸企业打响自主品牌的跃升通道?

  安吉一家家具厂负责人透露,一把转椅从出厂价到终端零售价,可能翻了七倍多,但是对他们这些做贴牌生产的工厂来说,毛利率可能只有十几二十个点。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以转椅这个品类来说,国内贴牌生产商很难具备议价空间。在产业“微笑曲线”中,贴牌生产的外贸企业只能享受价值链中“低附加值”的部分。

  近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安吉调研转椅外贸企业出口形势的过程中了解到,当前转椅外贸订单量自七月份后迅猛增长,不少企业订单均排单至2021年上半年。

  值得关注的是,外贸订单爆棚背后出现了一个结构性变化。相比传统B2B线下外贸采购,今年国外的采购商通过跨进电商渠道采购的比例有了显著提升。

  10月28日,在首届外贸新势力大会上,广东吉拓户外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诗蕴表示,公司通过尝试在国际站做跨境直播卖帐篷,带客户既逛展又看厂,今年公司跨境客户数增长了10倍,订单额增长66%。

  恒林股份(603661,SH)国际业务部总经理曾卫也向记者介绍,今年外贸形势好,跨境电商发展迅猛,恒林出口的产品中,跨境电商的客户比重提升。

  据此前公司投资者调研公告披露,2008年至2020年6月,办公椅年出口额稳居同行业第一,2020年1至6月,公司办公椅出口金额占全国办公椅出口金额的比例为6.53%。上市公司的销售模式包括OEM、ODM、OBM,2019年境外销售主要为ODM和OBM。未来三年,表示将在巩固提升境外OEM和ODM市场份额的基础上,通过跨境电商、定制家居、自主品牌加快实现境内、境外OBM的销量。

  记者了解到,当前受原材料供应紧张、产业工人短缺成本上涨、以及人民币汇率波动等影响,做贴牌制造的转椅企业毛利率进一步遭受挤压。

  曾卫透露,目前恒林股份在生产端主动分散风险积极扩产,在产品端拓展工学产品品类,在渠道端重点发展跨境电商M2C业务并在美国自建海外仓。疫情导致的跨境电商渗透率提升,是一种长期的消费习惯改变。在此背景下,对于恒林而言,公司业务模式由B2B模式转型为M2C模式,整个价值链链条上限等于B2B+B2C模式之和,带来的是单价和盈利能力的显著改善。欧美疫情过后,公司的智慧办公产品因性价比优势提升市占率可能还会长期延续。

  一位头部转椅企业负责人认为,今年疫情带来的渠道变化,对于外贸企业而言,是发展自主品牌比较好的时机,既可以缓解成本上涨带来的利润被稀释的风险,又可以增强企业在产业链的话语权,提高利润空间。当然,对于企业来说,通过跨境电商做自主品牌,是否受终端消费者欢迎,是否买单仍是不小的挑战,也更加考验企业的经营策略。

  10月28日,聚焦跨境B2B业务的阿里巴巴国际站公布了一组数据,今年上半财年(4月-9月),国际站启动首期“春雷计划”,平台实收交易额同比增长110%,新卖家数同比增长54%,活跃买家数同比增长84%。

  张阔认为,未来有三件事最为确定:疫情之下中国供给在全球的结构性地位进一步加强;全球消费分级加速,高性价比、高品质的中国商品成为刚需,品牌出海迎来机遇;数字经济将带来中国出口的最大增量。

  而从2020年9月-2021年3月,张阔透露,国际站新买家增长预计年同比上涨200%。如何更精细化地做好跨境B2B买卖双方的线上对接和服务,张阔提到了开启买家分层计划。

  为什么要做买家分层这个动作?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张阔表示,这一计划主要是基于国际站平台上很多卖家服务的客户群体差异化。比如说有一些买家需要柔性化生产、柔性化定制,而对于国际站的部分卖家来说,小单、小批次、多批量的生产方式是可以接受的。另外,对于平台卖家而言,不同订单体量的订单需求,产品价格是有区别的,需要给平台的商家一个分层的场景,方便他们服务不同的买家。

  而未来3年,张阔表示,阿里巴巴国际站将帮助全球1000万以上新增中小企业跨境采购,达到1000亿美元以上交易规模,搭建新的物流网络和货运标准,支持100万吨空运和100万标箱海运的运力规模,成为全球第三大货运平台。

  如何更快速的搭建外贸产业互联网生态,互联网巨头也开始加大资本对外贸产业互联网生产要素的投入。在10月28日的大会上,张阔宣布,阿里巴巴国际站启动百亿外贸生态投资基金。加快完善数字化新外贸赛道,帮助所有中小企业开源、提效,货通全球。

  据了解,此前,国际站与菜鸟、环世物流合作打造了“文鳐”供应链,并战略投资外贸SaaS企业小满科技。

  张阔认为,不同国家都存在消费分级。疫情对很多国家带来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国外消费者也会更回归理性消费,需要性价比更高的产品。国外消费品也在经历一轮消费迭代,中国优质、性价比高的品牌正好能满足这一波消费者需求,当前这个时间节点,也是国内品牌出海比较好的窗口期。

  当然,怎么抓住这个窗口期,怎么建立海外的消费者和用户的心智,怎么去搭建一个比较有效的海外分销渠道,张阔认为还是需要花很多精力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