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新闻网

巨野各个村都在开会商量这个事场面非常激烈

  “前期全县丧事都推行了“一碗菜”,给群众切切实实带来了实惠。现在探讨取消二次装棺,也是好事,我们村得好好向先进村学习,制定出我们的办法。”大王庄村支书在破解“二次装棺”难题大讨论会上说,“红白事中的操办细节我们也可以讨论一下。比如,白事在实行“一碗菜”的基础上,对于简化治丧形式取消披麻戴孝,包括如何限制纸扎、取消搭台子唱戏、唱歌等不良习俗,大家都可以发发言。红事上,目前彩礼怎么样?婚礼吃酒席如何控制?结婚用车?等等。”

  巨野县广大农村在人逝世火化后,有将骨灰盒二次装进棺材再行下葬的习惯,此举与国家倡导的节地生态殡葬理念相悖。“二次装棺”问题,在现实生活中不但直接加重了群众经济负担和思想压力,还耗费了大量林木资源,破坏了生态环境。而且因骨灰盒二次装棺入土后,普遍留有较大坟头,严重占用了耕地、影响了耕作,而且容易造成一系列农村新问题、新矛盾。为此,巨野县文明办、县民政局在全县范围内组织开展解决“二次装棺”难题的大讨论。

  5月份以来,巨野县各个村利用吃过晚饭的空闲时间,相继组织村里的党员干部和村代表一起开展了“二次装棺”难题大讨论。27日晚上,记者也跟随者巨野县文明办的工作人,先后走访了大义镇大王庄村和小集子村的讨论会场。村代表和村干部分别分别就“二次装棺”、“红白事中的操办细节”等进行了讨论。

  据了解,本次讨论的所有活动以“不激化群众矛盾”为原则,尊重群众首创精神,不搞一刀切,讨论完全交由村民自主安排;大讨论和相关工作要求不设置时间限制;解决方案成熟并形成村规民约的报县文明办、县民政局备案,并最终充实到村规民约中。

  经调查,所有参与讨论的代表都认为这项活动可以为村民节省开支,为村里节约土地,对谁来说都是好事,只是开头太难,第一个实行者肯定会感觉丢人,内心虽然接受,就是怕别人笑话。

  冯桥村位于麒麟镇驻地西,人口960人。2015年9月,前冯桥村党支部、红白理事会会长姚元臣在办理村内一起白事时,已经90多岁的徐培芝老人对姚元臣说:“现在咱们村人去逝后,火化了,就不要再用棺材了,年轻人对我们很孝顺,我们老人也该给年轻人省省了。”老人的话很朴实,但是对姚元臣触动很大。

  当天晚上,姚元臣就组织村两委和红白理事会成员开会讨论取消“二次装棺”难题。会上也有一些人认为虽然取消棺木是好事,但是怕群众不接受、阻力大,最后商议决定做一个公用棺木,只在祭奠和出殡时使用,并于2015年10月12日召开了群众代表大会,由于前期工作得当,会上一致通过取消棺木,使用公共棺木祭奠。在决定全村取消棺木的前一个月,村两委、红白理事会发布了征求意见稿,全村各家的代表认同后,共同签字后决定实施。

  2016年1月20日,村内一老人去逝。姚元臣第一时间赶到事主家,安排丧葬事宜,当时事主感觉不买棺材怕外人笑话,姚元臣耐心的做工作,最后事主接收了。去世的老人火化后,将骨灰盒放于祭具内,和原来用棺木时一样,将祭具放于屋内供人吊唁,出殡时由四人抬起,其他祭拜礼仪不变,到达墓地,由其子女将骨灰盒从祭具中抱出入葬,土葬后坟头不超过一平方米。2016年3月7日,村内又一老人去逝了,很平稳的使用了公共棺木。

  前冯桥村使用公共棺木的事情也很快得到了附近村庄的认可,目前附近村后冯桥、闫庙和姚桥村老人去逝也到前冯桥村借用公共棺木,以上三个村各使用了一次。截止到目前为止,该村公共棺木已使用6次,仅此一项可为群众节约1.5万余元。

  姚楼村位于巨野县麒麟镇东北7公里处,与嘉祥县姚庄村毗邻,人口908人,耕地1090亩。该村是一处古老的村落,有名的八卦村。因道路不是正南正北,进村后往往让人迷向。村内处处遗留有历史的痕迹,尚留有清进士府邸楼一座,村西北入村处有乾隆年间的上马石一尊。村民多自豪谈起,清政府时期,这里是官道,那时候村子兴旺繁华地很。现在只是因为地理位置偏僻,经济发展稍慢了。但该村移风易俗工作中“丧事简办”、“耕地里没有坟头”的做法对鲁西南地区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

  一、全部采取火葬。人去世以后,事主告知村红白理事会会长姚秋元(兼任支部)。姚秋元负责联系民政火化车辆。如果是“五保户”,火化费由村里去找镇民政报销。20多年来,全村没有出现一个特例,全部是火化入土。

  二、简化治丧形式。征求事主意见,商量来几家客人,主客、次客每家能来多少人,除一家最重要的亲属外,其他都是电话通知报信,从而大大减少了参加治丧人数。出殡时,前来吊唁的人合伙一起三鞠躬,表达对逝者的哀思,然后抬水泥棺出殡。村里一直用的都是小水泥棺,每个170—180元(嘉祥生产的)。纸扎一律都是一顶纸轿子(60元)。20多年来,各家各户都是如此。将纸扎拿到村头或地头空地烧掉,不能损坏庄稼。响班一律不超300元,无论来几个人。入土后,亲属象征性地覆土,然后回家,代替了原来的三天“圆坟”。村里更没有三天“圆坟”再请吃的现象。仪式看起来,有些简单,没有其他地方那么热闹,但很实用,深受村民欢迎。

  三、解决乱堆坟头问题。20多年前,全村都有了拔林的习惯(即:挪坟)。现在坟都是各家埋自己地里,并且全部是深埋。水泥棺顶部距地面超过50cm,以不影响耕作为准。坟头在自家地里,底部不超过一个平米,高度不超过30cm,以不影响耕作为基本,三年后自己除掉。极个别埋在别人地里,要求从第一年开始就不能影响别人种地。一般坟头记号留三辈。

  四、丧事吃“一碗菜”。20多年来,全村丧事都是“一人一碗菜”。菜品极简单,一般是时令蔬菜放点肉乱炖,一碗5元左右,馒头随便吃,让吃饱,不上烟酒。

  姚秋元会长介绍,本村办白事宗旨是“厚养薄葬”、“入土为安”。一般来说,千把块钱就把白事办了,杜绝了二次装棺,给群众节省了一大笔资金。同时,全村耕地里没有一座坟头,方便耕作,保护了耕地,为下一步土地留转,转变农业种植方式,增加群众收入创造了条件。

  以太平镇欧庄村、田桥镇蔡坊村、龙堌镇北李村、董官屯天庙村等为代表,在全县率先试点建设了农村公益性小公墓。

  为借鉴外地先进经验做法,2016年3月初,县宣传、民政部门分管同志前往潍坊寿光、青州等地考察学习农村公墓建设。3月16日-17日,县里又组织欧庄、蔡坊、天庙、北李等7个村的党支部和红白理事会会长共14人去潍坊高密、济南等地学习考察农村公墓建设。

  学习归来后,经过组织发动,已确定田桥镇蔡坊村、太平镇欧庄村、龙堌镇北李村、董官屯镇天庙村、洼张庄等5个村作为第一批试点建设村庄。2016年3月28日,5个试点村庄小公墓全部破土动工建设,原则上按照每1000人口规模村(居)限定公墓建设用地不超过3亩。本着提高土地利用率的原则,每亩墓地规划设置不少于256个墓穴,墓碑原则采用统一规格的卧碑,这样一亩地即可使用30-50年。截至目前,5个试点小公墓绿化已完成,每个村级公墓先期设置完成墓穴石材、墓碑32套(64人),按1000人的村庄测算,可使用8-10年。对上述5个试点小公墓,县民政部门已分别落实了2万元的以奖代补资金。

  姜村位于章缝镇东部,村庄总人口2190人。“村里的坟墓东一口、西一口,村民们想选一块好地盖房都很难。”村党支部、红白理事会会长商海全说。为了避免村庄被坟墓“包围”,几年前村民们开始自觉地将坟墓葬在村外。不过,姜村没有一分闲置地,“死人与活人”抢地的现象仍然十分突出。

  商海全是姜村公益骨灰堂建设的牵头人,在提出这项建议时,有个别村民不理解,主要是担心“以后子孙连个上坟的地方都没有”。但商海全给村民算了一笔账后,大家都同意了:除了不会占用家里有限的耕地外,建骨灰堂后,可以省去买棺材、修坟等费用,仅这一块就可以节省七八千元,全村村民最终都签字同意。

  取得村民的认同后,村两委多方筹资10万余元,在村东北口建起一栋占地约200平方米的村级骨灰堂,目前主房和院子围墙已完工,目前正在搞内部装饰和地面硬化、绿化,预计两三个月后就能投入使用了。以后村里有人过世,骨灰全部移放在此,无需再占用耕地。姜村人固守了千年的“入土为安”观念变了,植入了“厚养薄葬”的新风尚。目前,在姜村的带动下,章缝孙庄、万丰陈集等村也正考虑启动村级公益骨灰堂建设。

  后冯桥村位于麒麟镇驻地北侧,该村在移风易俗工作方面一直走在全县前列。目前,在破解“二次装棺”难题方面,村两委和村红白理事会借鉴外地先进经验,已形成使用“太师椅”解决“二次装棺”难题办法。具体做法:报丧一律采取电话报丧,提前限定参加治丧人数。出殡仪式一般在上午九点进行,十一点左右结束。前来吊唁的提倡合并进行,无特殊情况外告别仪式均是“三鞠躬”。过去,后冯桥村出殡下葬也是使用大棺木,下一步他们将全部使用“太师椅”代替,就是把骨灰盒用黑绸布包裹起来,放在太师椅上抬至地里入土,整个出殡仪式简单、省力又不失庄重,还不破坏庄稼。这个办法已通过村民代表会议通过,下一步将在全村实施。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