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新闻网

社交电商:起源于9年前今年将爆发性增长流量造

  9年前,社交电商发源于微博这一社交平台,7年前,微信推出支付功能后,社交电商场景化,5年前,社交平台上的个人交易体量巨大但未成主流,4年前,国家鼓励健康的社交电商发展,社交电商品牌化、规模化,2年前,代表性企业拼多多于美国纽交所上市,1年前,社交电商交易额占全国网络零售总规模的19.4%,而今年预计,社交电商占全国网络零售交易额比例可达30%。这是社交电商这一新型电商模式的成长曲线,由中国电子商会编制、9月24日发布的《社交电商行业发展(2020)》所勾勒。

  社交电商爆发式增长的同时,基数变大、增速放缓、趋向寡头、投资谨慎以及流量造假、质量问题、售后跟不上等一系列的特点凸显。

  显示,社交电商行业目前仍处于成长期,业务和用户规模都在快速扩张,市场集中度较高,再加上受今年新冠疫情的影响,线上消费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预计社交电商行业在2020年可能会有爆发式增长。

  社交电商的快速发展与“社群经济”这一概念的出现有着紧密联系,呈现互相依托的关系。传统电商“中心化”的模式下,流量成本高昂,平台掌握话语权。而社交平台中的多个社群,天然的具有“去中心化”的特点,他们分别成为“小中心”。

  如今的社交电商,已成为电子商务不可忽视的规模化、高增长的细分市场。这从中,勾勒的国网络零售市场交易额与社交电商交易额之间的变化曲线%;2019年,前者突破10万亿元,后者为20605.5亿元,占比19.4%;2020年预计后者将达3.54万亿元,后者占前者比例将达30%。

  显示,社交电商行业增长率自2016年达到98.26%后,2017、2018和2019年行业增速持续放缓,增长率分别为89.50%、84.69%和63.22%,但是依旧远高于其他电商行业。

  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社交电商市场规模连续三年增速呈现下滑趋势,2017年下滑8.46个百分点,2018年下滑4.81个百分点,2019年下滑21.47个百分点,说明社交红利有被瓜分的趋势。但从整体来看,行业的交易情况乐观。这也是中所提及的社交电商特点。

  类似于电商等行业,社交电商也正趋向寡头市场,将社交电商分为分销型、拼团型、内容型、社区团购型等四个类型,代表性企业依次分别为:爱库存;拼多多、苏宁拼购、京喜;小红书、得物;阿里盒马APP设置“盒社群”、京东上线“友家铺子”小程序等。其中,2019年,拼多多的市场占有率远高于其他平台,其占据市场份额的48.85%,而2019年交易规模达到645亿元的有赞,只占市场份额的3.13%。

  从市场集中度指标来看,拼多多的赫尔芬达尔-赫希曼指数(HHI指数)达到了2386.32。根据美国司法部针对该指数的划分标准,社交电商行业的HHI指数已大于1800,可以说明社交电商行业市场集中度较高,具有向寡占市场发展的特征。这是给到的趋向寡头市场的一个论断依据。

  据鲸准数据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截止到今年7月,2020年已发生的投融资事件为8起,融资总金额仅为2.4亿元。2019年,社交电商行业融资总金额达55.7亿元,较2018年的150亿元同比下降62.9%,但是投融资事件共发生了33起,较2018年的28起同比增长17.86%,这可能是因为经过2017-2018年的野蛮攀升(2018年投资金额,对比2017年投资金额增长率达到1566.67%),社交电商行业仍在发展阶段,头部企业优势更加明显,投资人方面在此窗口的投资态度相对谨慎。但从投资事件的增长数量来看,投资人对于社交电商行业的发展仍然保持积极态度。

  社交电商增长数据上,披露的某市场监管部门权威人士观点称,目前社交电商流量造假、数据造假的情况也很突出,平台上的销售额不一定就是真实的数据,主要是存在平台内经营者刷单炒信的情况,这是监管的一个重点,是监管部门要坚决打击的。但在监管过程中也存在着困难,主要是在技术上的突破存在难点。

  艾瑞咨询2019年针对社交电商用户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社交电商平台存在问题主要有商品质量保障差、过度分享对用户造成滋扰、售后服务差,占比分别是39.1%、31.8%、25.3%,这与消费保投诉数据分析结果一致。

  从被投诉平台分析,拼多多、微信个人交易、有赞投诉量居前三,合计462030件,占整年投诉的60.89%,这三个平台也是2020年上半年被投诉最多的平台前三。小红书、微店、洋码头、贝店等平台投诉量居前十。投诉量前十平台中,主要被投诉问题包括退款、退货、虚假宣传、产品质量、欺骗消费者、发货不及时、客服等诸多问题。

  披露的商务部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研究院院长李鸣涛观点称,新冠疫情大大加速了社会整体的数字化进程,其中生鲜电商、在线办公、在线教育和直播带货、小程序电商等社交电商发展迅猛。但同时,要高度关注目前直播带货,在爆发式发展过程中,暴露出的一些突出问题。

  李鸣涛补充到,尤其是不可持续发展方面的问题,比如收取商家坑位费的同时,不保证销售额,还要求最低价,造成商家利润无法保证,只能压低商品品质和售后服务水平,再比如销售数据造假,秒杀价、打折价成交按原价计算销售额,用浏览量计算直播观看人数,购买虚假流量等。此外,直播带货即使发挥了带货效应,但大量集中的订单对商家的整体供应链能力会提出巨大挑战,比如库存、分拣、包装、物流、退换货等,类似双十一的集中订单,都会对商家的处理能力造成巨大的冗余,但直播带货的销量不能成为常态就会增加商家的运营成本。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